宿遷市人民政府官方網站-網上宿遷
今天是:

無障礙閱讀 信息報送 ??? 日本語 English 繁體版 注冊登錄

   
香赛马会唯一官网站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媒體聚焦

耿車“三變”(上)
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6-03
  • 訪問量:0
  • 信息來源:《農民日報》
  • 保護視力色:

本報記者詹新華陳兵

從新中國成立后抗砂戰堿、改土興水解決溫飽問題,到改革開放后搶抓民營經濟發展先機,創造出名聞遐邇的“耿車模式”,再到新時代大力建設生態名鎮,推動生態富民,70年,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耿車鎮從一窮二白的“討飯鄉”發展成了生機勃勃的富庶地。

觀察、思考耿車鎮的發展歷程,耿車人一路都在拼搏與擔當中探尋快速發展的新路徑。他們遭遇過食不果腹的困境,面臨過發展方向的抉擇,但他們依靠堅定的信仰,敢試敢闖、革故鼎新的精神和對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,一次次書寫了跨越發展的傳奇。

宿遷市政協副主席、宿城區委書記裴承前說,群眾是歷史和社會財富的創造者,調動他們的主觀能動性,引導他們積極探索和實踐,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加快形成不同的發展路徑,這是經濟社會全面進步的動力之源、活力之根,也是耿車三次嬗變的重要內涵。

“一變”解溫飽

初夏時節,記者驅車在耿車鎮境內行駛,只見條條寬闊的馬路連著城鄉,生態農業示范園等五大產業園區車進車出,一片繁忙;生活區、休閑區綠樹成蔭,靜謐中彰顯著繁華。然而,70年前,這里還是一個環境惡劣、十糧九不收的“討飯鄉”。

耿車歷史上地處黃泛區,土地鹽堿化嚴重且高低不平。“四面跨河鏊子頂,高高低低像丘陵,春天白茫茫,夏天水汪汪。”這段已經被裝裱成框、懸掛于耿車鎮電商產業園展示大廳內的順口溜,形象地描述了解放前耿車人的生活環境。

今年82歲的耿車鎮大眾村老黨員張用友談起兒時的記憶感慨萬千:“那時一天能吃上兩頓糠菜就很不錯了,討飯、逃荒是正常的事,賣兒賣女的都有。村民們能過上今天的好日子,多虧了黨的英明領導,多虧了大家伙的團結奮斗!”

新中國成立后,耿車干群發揚不怕苦、不怕累的戰天斗地精神,家家戶戶出勞力,男女老少齊上陣,持續多年在秋冬季興建水利工程設施。“當時不像現在有大型機械可以操作,大家都是肩挑擔扛,沒日沒夜地干。耿車人的吃苦耐勞精神從那時就生根了。”張用友說。

進入上世紀70年代,電灌站的投入運行開始在耿車各大隊普及,耿車公社為了徹底解決土地鹽堿化問題,大力實施旱改水工程。1973年,全公社發動500余名勞動力,集中幫助大眾大隊平整土地、框田打埂、引水稀鹽。干群合力、眾志成城,耿車最終將白茫茫的鹽堿地全部變成了平展整齊的產糧田,群眾溫飽問題基本解決。

統計資料顯示,到1981年,耿車水稻面積已達2.6萬多畝,三麥面積1.7萬多畝,糧食總產量2400多萬斤。與此同時,耿車開始因地制宜開展農業結構調整,經濟作物以棉花為主,林牧副漁也相應發展,年總收入50余萬元,耿車農業開始步入穩步發展的新階段。

“二變”富“口袋”

耿車人雖然吃飽了飯,但地方貧窮落后的面貌并沒有改變,因為無論是政府還是老百姓,都太缺少收入來源。直到1979年,耿車人均年分配收入才38元。

當時,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改革春風已吹遍耿車大地,如何搶抓機遇脫貧致富,耿車黨委、政府在反復思考,老百姓們也一直在探索。1983年3月,時任耿車鄉黨委書記的徐守存帶領班子成員到浙江考察,發現當地生產塑料制品的企業很多,顆粒原料十分搶手。這讓大家感到莫名興奮,回來后即決定引導老百姓回收廢舊塑料,分揀、破碎后,制成再生塑料顆粒賣給浙江企業。

大眾村11組的老黨員邱永信是耿車從事廢舊塑料回收加工的第一人。1983年5月,他只身赴浙江多家塑料制品企業論證、學習后,賣掉了房前屋后所有的大樹和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腳踏小三輪,又向親戚朋友借了1000多元,購買了3臺塑料破碎機,屋前搭棚當廠房,廣收廢舊塑料,第二年正式開工生產塑料顆粒。

“粗放的造粒技術很簡單,投資回報率也高。當初廢舊塑料回收1斤只要1毛錢,加工成顆粒1噸能賣300多,開機當年我就賺了10多萬,這樣的收入之前是不敢想象的!”邱永信說。

邱永信的成功嘗試,讓耿車廣大干群更加確信廢舊塑料回收加工是個難得的商機,大家紛紛向他取經,在自家就地辦廠上項目。經濟條件好的直接購買破碎機造粒,更多的則是聯系各地廢品收購站,大量收購廢舊塑料,分揀、清洗后就近賣給塑料造粒加工戶。與此同時,地方各級組織也紛紛加入,引領、助推了耿車廢舊塑料回收加工熱潮的不斷涌起。到1986年,耿車鄉鎮企業已發展到59個,聯戶辦企業4567個,總產值達4691萬元,昔日的窮耿車一躍成為蘇北地區鄉鎮企業發展的排頭兵。

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1985年和1986年連續兩年到耿車調研,并把耿車依托廢舊塑料回收加工,探索形成的鄉辦、村辦、戶辦、聯戶辦“四輪齊轉”和民營經濟、集體經濟“雙軌并進”的發展模式稱之為“耿車模式”。“耿車模式”在當時也成了與“溫州模式”“蘇南模式”“泉州模式”并稱的中國區域經濟發展樣板。

廢舊塑料回收加工在耿車興盛了30多年,一度成為推動地方經濟發展和百姓致富的主要產業,最高峰時,全鎮年加工廢舊塑料近300萬噸,從業人員近10萬人,產值達80億元。大眾村黨委書記王加銀介紹說,2016年,他們村936戶村民中有95%是從事廢舊塑料回收再加工的,大的企業每天能生產5-6噸塑料顆粒,年產值超千萬元。村里家家戶戶都有小轎車,60%的家庭超過兩輛,10%的家庭年收入超過百萬元。

“三變”謀幸福

耿車因廢舊塑料而興,也因之而長期陷入污染圍城的困境。老百姓將四面八方匯集來的廢舊塑料堆積在房前屋后、大街小巷,漂洗產生的廢水隨意排入溝渠河塘,造粒過程中產生的廢氣直接排放到空中,造成了“海陸空”立體式污染。2012年,環保部公布全國八大重點環境整治區域,耿車鎮赫然在目。

“說是廢舊塑料,其實就是塑料垃圾,餐廳用過的塑料桌布、病人輸完液的塑料軟管、廢牙刷、壞膠鞋等都是我們的加工原料。尤其是拾掇膠鞋時,為了取鞋底,要先用火把鞋幫烤脫膠,那個氣味是又臭又腥,熏得人都想吐。”耿車鎮曾經的廢舊塑料加工大戶李平說,那時候,耿車人出門都自帶“耿車味”,人見人嫌。耿車的天整年都是灰蒙蒙的,外面人來村里,車窗不敢開,水也不敢喝。耿車人是有錢了,但離真正的幸福生活還很遠。

黨的十八大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“五位一體”總布局。耿車鎮黨委、政府面對低碳、綠色、集約發展的大趨勢,面對廢舊塑料回收加工引發的人與自然矛盾日益尖銳的現實,下定決心要走出一條高質量發展的新路。

耿車鎮黨委書記徐光良說,耿車的廢舊塑料回收加工行業,是在特定發展階段、特殊歷史背景下形成的,也必將成為時代的記憶。實施廢舊塑料加工行業綜合整治,徹底禁、禁徹底,是對歷史負責、對人民負責、對耿車的長遠發展負責。

2016年1月14日下午,宿城區召開廢舊塑料回收加工綜合整治動員大會,定目標、定任務、定思路,耿車鎮轉型發展、綠色發展攻堅戰就此打響。

在耿車,廢舊塑料回收加工涉及數萬人的生產、生活、生計,開展綜合整治工作,走好群眾路線,爭取相關經營戶的理解和支持是關鍵。對此,耿車鎮對所有廢舊塑料回收加工戶建檔立卡,通過區委、區政府,組織、協調了7000余名機關干部和工作人員入戶走訪10萬余次,挨家挨戶上門,把整治為民、利民、惠民的道理跟大家講通講透。五星村還采取“大家評、眾人議、共同定”的方式,把“不做廢舊物資,俺們村民決定了”寫進了村規民約,并召開村規民約發布現場會,鼓勵村民們主動整治并互相監督。

“給我上”和“跟我上”是帶兵打仗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法,其結果必然大相徑庭。耿車鎮廢舊塑料回收加工點主要集中在農村,鎮黨委要求各基層黨組織和黨員加強黨性鍛煉,在綜合整治中要始終走在前面、干在實處,尤其是從事廢舊塑料加工的98名黨員村組干部,更是要引領群眾看齊,當典型、做典范。于是,各村第一個關掉顆粒粉碎機的是黨員、第一個賣掉顆粒粉碎機的是黨員、第一個拆除簡易廠房的還是黨員。新華村黨支部書記周壁從事廢舊塑料加工10年,年收入30余萬元,他第一個放棄多年辛苦經營的產業。用他的話說,行動就是最好的證明、最佳的示范。2016年,在中國共產黨建黨95周年之際,耿車鎮黨委被中共中央授予“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”榮譽稱號,這也是全省唯一一家獲此殊榮的基層黨委。

黨委、政府的努力,黨員干部的發力,推動了綜合整治工作順利開展,廢舊塑料回收加工戶盼望生態、渴望美好的純樸向往也被快速喚醒,大家不等不靠,不但主動整治、比趕整治,還掀起了轉產創新業、轉崗就新業的新浪潮。邱永信曾經在全鎮第一個從事廢舊塑料回收加工,30多年后,他又第一個探索發展電商產業并成功轉型,大家再次紛紛向他取經,投身到“互聯網+綠色經濟”的新產業中來。

66天,耿車鎮干群合力,3471戶廢舊物資回收加工經營戶全面清理到位,59個交易貨場全部取締,61個地磅、2100戶設施設備全部拆除,清理外運廢舊物資40余萬噸。其間,沒有出現一位因不滿地方組織決定而上訪或滋事的群眾。整治規模之大、速度之快、效果之好,讓外界感到驚詫。

采訪中,不少過去的廢舊塑料回收加工戶向記者表達了對轉型發展的認識。他們說,任何時候都要聽黨話、跟黨走,有責任、有擔當,只有這樣,才能過上真正的幸福生活。耿車人善于探索、勇于創新,能在“垃圾堆”里“刨黃金”,一樣可以在互聯網上顯身手,二次創業,他們有信心、有決心。

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